谢畦

杂食,最近主更《廿一》。防走失,戳“目录”。增添了“个人说明”,关注前欢迎自行避雷。
所有我敢发出来的文章,望您斧正。

【梅林传奇同人】Kilgharrah

!!!注意:

本文设定来源于梅林传奇,行文框架和灵感来源于青泥大大(LOFTER ID:爱此清凉窟【印神】故事海

本文不含任何cp影射。在这篇里我没有任何权利。

-

你向我说:我需要知道更多!

可是我还能告诉你什么呢,梅林。

亚瑟令梅林成为他的仆人,在梅林和骑士们的辅佐下成为君王。他将父亲的死亡归罪于魔法,并对梅林展现出的奇异能力视而不见。梅林的好友为亚瑟而死,初恋因亚瑟而死,他母亲的手按在死亡的门上,而盖亚斯走了进去。梅林效忠于亚瑟,跟随他,陪伴他,劝诫他,保护他,最后,亚瑟死了。

你举着火炬向上看着我,试图说些什么。你张口结舌,身躯渺小,眼中有疑虑和茫然。

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亚瑟令梅林成为他的导师,在梅林和骑士们的辅佐下成为君王。梅林指引亚瑟取得了王者之剑,并告诉他:“持此剑鞘者永不流血,你当随身佩戴,时刻保护。”但剑鞘仍丢失了。梅林效忠于亚瑟,跟随他,陪伴他,劝诫他,保护他,最后,亚瑟死了。

你的力量尚不成熟,你的莽撞还未消磨,我低头看着你,你还是个少年人的样子。你对未来毫不知情,心里还期盼着闯出一番大事业,对困难和苦痛既不在意也无所畏惧。

梅林向尤瑟王预言了亚瑟的出生,他成为亚瑟的抚养者与导师。梅林助亚瑟登基,成婚,建设城阁,确立制度。梅林效忠于亚瑟,跟随他,陪伴他,劝诫他,保护他,最后,亚瑟死了。

你还想问什么。

你与亚瑟仅见过了了几面,他现在是个傲慢、自大、无礼的人。你并不在意自己和他的命运交叠,反而听到笑话般嗤笑出声。

“你肯定是搞错了什么。”你摇头说道。

梅林帮助尤瑟王变成康沃尔公爵潜入城堡与公爵之妻伊格莱茵行房。公爵死后,伊格莱茵嫁予尤瑟,诞下亚瑟。梅林将亚瑟带到森林中,成为他的抚养者与导师,受他的信任与依赖。梅林效忠于亚瑟,跟随他,陪伴他,劝诫他,保护他,最后,亚瑟死了。

束缚我的铁链叮当作响,我已经被困在这里很久了,但我活过的时间比被困的时间长多了,所以这短暂的束缚并不让我多么沮丧。我看着你,知道你就是我脱困的契机,但是我不准备现在就告诉你。

因为我绝不可能真正脱困,还有另外一条铁链,正长长久久地束缚着我,自我生时起,至我死时灭。同时我也看到了你身上的铁链,那是条多么冰冷沉重的铁链啊。

我们都被命运束缚着,避无可避,逃无处逃。但你身上的铁链比我沉重许多,也坚固许多;而你比我年轻太多,锋利太多,也柔软太多。当我看向你时,是作为一个年老的囚徒望着年幼的狱友,能轻而易举地预见你将有的挣扎、反抗与接受。

镣铐会将四肢磨出水泡,然后流出鲜血,最后结成老茧。于是你变得坚硬,也变得麻木,就像我现在一样。当现在的我看着现在的你,我知道无数的可能的未来,在每一个未来里,你都会遍体鳞伤,这就是命运对我们玩的把戏。

“没人能选择自己的命运,梅林。”我对你说,“没人能逃避命运之手。”

梅林化身为一个农夫,足蹬皮靴、外罩羊毛外套、头戴风帽、腰缠羊皮绳,来到了亚瑟面前。梅林知道亚瑟将成为万世之王,便帮助他。梅林效忠于亚瑟,跟随他,陪伴他,劝诫他,保护他,最后,亚瑟死了。

你仰望着我所在的石崖,自己也不知道还想知道什么,但是你不愿意走。这是因为你知道有什么不对,你知道我隐瞒了部分内容。你天赋的力量实在强大,它在提示你向我追问。

但你也不知道我隐瞒了什么。正如你一样,你的力量现在还是只雏鸟,它不仅看不穿未来,甚至也不能看清我的含糊其辞肯定不是好事。

于是我沉默地趴在这里,好像我睡着了一样。你喊得太大声了,我甚至怀疑会把警卫招来,但是哪怕警卫来了,你还是会被救出去,去亚瑟的身边,去成就他,成就自己。

梅林效忠于亚瑟,跟随他,陪伴他,劝诫他,保护他。最后,亚瑟死了。

你想不想听另外一个未来?在比所有星辰还多的未来中,有一个未来和其他所有的都不一样。

在尤瑟王过世后,十五岁的亚瑟王登基。他正直、善良、仁慈、有礼,而且战无不胜,很快就扩大了王国的领域,并使边界稳定下来。在十二年的休养生息和发展后,他又一次指挥着军队向外扩张,最终与罗马帝国发生了冲突。亚瑟和他的骑士们领着战士深入罗马时,听闻莫德雷德娶了自己的妻子桂妮薇并意图夺取王权时,亚瑟立即折返不列颠并杀死了莫德雷德。

但亚瑟受了重伤,将王位传给了康斯坦丁。最后,亚瑟死了。

你会觉得这是个更好的未来吗,梅林?一个没有梅林的亚瑟的未来,在这个未来里,你放逐了自己,背弃了力量,逃脱了命运的安排,却受尽了自己的折磨。

在命运的捉弄下,亚瑟的死亡不比有你时好,也不比有你时差,而你受到的折磨既不比挣脱前多,也不比挣脱前少。你一样挣扎,一样浑身鲜血,一样变得沉默而悲伤。

我现在垂头看着你。你很年轻,冲动莽撞,富有活力,满怀着对生活的热情和对未来的憧憬。你过盛的善良还没有被惩罚过,鲁莽的轻信明明白白写在脸上,我隔着这么远都能闻到你身上招摇的幼稚味道。那闻起来像棵小树,或者像头小鹿,我不记得了,我已经被关在这里很久了,同时也很老了,我记不清森林的味道了。

我看着你,知道很快这种味道就会淡去,然后变成古木和狼的味道,可能还会混有剑的味道。

那不如现在这个好闻。但这就是命运。

你还在固执地向我追问:“喂?你睡了吗?再告诉我一些!”

我一言不发,只是深深地吸着气。

在我眼见的无数未来与过去中,有一个我曾告诉你:“亚瑟会死。”

你笑笑,说:“谁不会呢?”

这时我看到另一个你,你向亚瑟承诺道:“我发誓,我会保护你直至并肩赴死。”

但你不会。

-

……手抖覆盖了没发出来的一篇文,怨念之下跑去温习了一遍梅林。

"Then I swear I will protect you or die at your side. "

You will not.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