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畦

杂食,最近主更《廿一》。防走失,戳“目录”。增添了“个人说明”,关注前欢迎自行避雷。
所有我敢发出来的文章,望您斧正。

【莫包】踽踽荒村客(中)

冷CP+三大警告

全章包子打酱油……包子的存在感已经全部攒到下里面了orz

-------------------------------------------------------------------------------

A.

包子起床时,莫凡已经走了。虽然原本说没有空房间了,包子的房间在此之前也灵异地整齐了不少,但莫凡坚决不愿和人合住,向陈果讨了床被子裹了一圈就睡在沙发上了。

罗辑勉强撩起眼皮问大清早爬出被窝、四处看看又将自己埋入枕头的包子:“你怎么了?”

“没事。”被枕头盖住的声音沉闷,罗辑也不在意,翻个身继续睡了。

至于随后那句小声的抱怨和失落……

“……都说了去吃花卷和豆浆了。”

大概只有枕头听见了吧。

A.

莫凡咽下最后一口烧饼,挪开了望向二楼左起第三个窗户的视线。

那是嘉世。

——“嘉世里有个技术人员,关榕飞。你去问问他,对千机伞有没有兴趣。”

当时,叶修坐在他对面,漫不经心地说:“然后给陶轩带个话,就让他不要怕,也别费心做什么手脚了。”

莫凡从花坛边水泥台上起身,将垃圾袋随手塞进环卫桶中,微微向后仰了仰,几步助跑,向地借力,手指顺着狭长枯黄的草叶脉络点到泥土上,不过一瞬就已攀在窗台上,敲了敲窗玻璃。

室内有个人坐在杂乱的书桌后面,头发散乱地垂下来,右胳膊搭在一摞乱七八糟的书上,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手里的笔不自觉地垂下去,眼看就要点在桌上摊着的一张精致平滑的纸上了。

莫凡单手攀着窗檐,抬手指了指,那人低头一看,手忙脚乱地盖上了笔帽,又走过去把窗户打开了:“有门铃啊……”

莫凡翻身进屋——这进程比他想象中简单不少,谁人不知陶轩是个老狐狸,莫凡原本估测着这关榕飞应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没料想这么轻松——背对着窗户站在逆光处,问那人:“你是关榕飞?”

“是,找我有事?”

“叶修……”“嘘——!”关榕飞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将门掩了,又转回来坐在书桌上,“可以说了。”抬脚将椅子踢给了莫凡,“坐呗。”

“叶修问你对千机伞有没有兴趣。”

莫凡语气平淡,随随便便就说了;关榕飞便也随随便便地听了。

“有啊,当然有!”他笑道,“但叶神自己肯定也知道,我跟嘉世有合约,嘉世也不曾亏待我,说来算有知遇之恩啊。”敛去笑意,关榕飞诚诚恳恳地冲着莫凡说,“麻烦你回告叶神,嘉世一倒,我就去他那儿。”

“‘嘉世一倒’?”莫凡重复。

“会倒的,会倒的。”关榕飞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身为嘉世一员、对身分不明的闯入者谈论有“知遇之恩”的嘉世会倒这事有多不合常理,他坐在桌子上面摇头晃脑,拉长腔念着,“倒也——倒也!现在这样的嘉世,怎么会不倒。”

莫凡点点头,关榕飞滑下桌子,将桌旁摞着的书选了几垛,一股脑推在地上,又往地毯上砸了瓶墨水,向着莫凡说:“该走啦,兄弟,嘉世的人要来了。”伸手按响了桌旁的警报铃。

“不慌走,我找陶轩。”莫凡仍站在原地,任由那些喽啰一般的人物冲进来围着他,只是等着陶轩。

谁想陶轩竟没来,以为只是个无知闯入的人,打出去便罢了。直到他收到通知,说闯入者已经敲晕了许多警卫时,他才觉出不妙,随手披了件大衣抢到楼下去。

陈夜辉见他满脸凝重,跟着向楼下跑去,觑着他脸色问道:“怎么了?”陶轩答道:“大约是寻仇的。”

A.

那些个警卫围住莫凡时,关榕飞心道不妙,恐怕自己这回害了这叶修派来的信使了,转瞬间已规划好如何助他脱出身去,抬起头时却呆了。

莫凡躲避攻击游刃有余,穿行警卫枪棒之中,抬手落手便敲晕一个,滑步闪躲,又箭步向前,不知怎么绕过左右袭来的夹裹着风声的棍棒,矮身低头又避过了消音子弹。

冲进门的陶轩看见这群人相与枕藉乎地上,气得胸膛起伏不定,要不是对警卫们的忠诚有信心,他简直都要相信这是他们跟这胆大妄为不识好歹的闯入者联合编排的一出戏了——看看,那边手才抬起来呢,这儿又倒一个!

那边胆大包天的闯入者却不理会陶轩所思所想,眼看着来了个领导模样的,听得别人喊他“老板”,闪身晃到他跟前,平平静静地说:“叶修叫你别费心做手脚。”不顾陶轩铁青面色,想了想,记起全句,“还说,让你不要怕。”

陶轩怒极反笑:“好,好。我不怕。”反手向墙上一砸,窗上哐啷啷落下百叶窗,以及被百叶窗掩着的铁栏杆。门口悄无声息地来了个少年,伴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子,陶轩皱眉:“孙翔呢?”

少年只看着他,并不答话,那男子笑着答道:“在后面呢。”见着莫凡,“这是?”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被称为孙翔的人来,陶轩将那男子拉至一旁,交代了几句,最后加重语气,说:“小肖,帮个忙。”

“客气了。”那人忙谦逊道,走到正在观察地形的莫凡对面,指着自己介绍道,“肖时钦。承蒙陶老板垂青,在嘉世做个维修工。”关榕飞轻轻哼了声,嘀咕道“机械师”,惹得肖时钦莫凡两人同时看向他。肖时钦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又问莫凡:“小兄弟怎么称呼?”

“姓莫,收破烂的。”

A.

莫凡从不知哪儿的一间像是囚室的房间里清醒时,还在想着肖时钦在那场战斗中给他几乎无处躲避的压迫感。他回忆着肖时钦流畅的攻势转换,以及自己明明只面对着一个人、却比面对千军万马还狼狈的紧张感……果然不该答应叶修那个老谋深算的家伙。

怎么就莫名其妙地答应了啊?

还不是他在那儿东拉西扯跟开玩笑一样,说什么兴欣的前途、联盟的风气、嘉世的蠢蠢欲动、比赛应当具有的公正性以及包子为了这事已经守了好几夜的夜班熬出了很深的黑眼圈。

不过,莫凡看着天花板上挣扎着延伸开去的裂痕,心里暗暗想着,这回交战似乎叫他摸到了什么很重要的关节……已经卡了他很久致使他都不再接活的关节。

他又躺了很久,直到寒气没顶周身冷到发疼,才慢慢站起来。

有脚步声。

吃食被推了进来,是烧饼,他今天早上才吃的那种。

莫凡哑然失笑,拿起来吃了。

许久,又鬼使神差地想:“不知道H市的花卷和豆浆究竟是什么味道。”想完就自己先微微笑了。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笑了,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