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畦

杂食,最近主更《廿一》。防走失,戳“目录”。增添了“个人说明”,关注前欢迎自行避雷。
所有我敢发出来的文章,望您斧正。

【叶蓝】廿一(中.5)

本章过渡章!毫无亮点……

请坚持一下orz

-B-

许博远最终还是报了训练营,学业倒也没放下,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总不会出错。

就是近来荣耀登得更勤快了些。

对训练营的憧憬就像未入学的学生对大学的憧憬:兴奋夹杂着忐忑,期待混合着紧张。他既盼望自己能崭露头角,又担心不过是妄自尊大。万一入了训练营才发现自己是被虐的那个菜,他难免会失落尴尬。

为了揣摩训练营大致水平,最近只要远行客上线,他就会去邀请对方一同下本,有时还约着竞技场切磋一把。他也不隐瞒自己的私心,把话都说得亮亮堂堂,有空便答应没空遍罢,远行客刚入公会时多得他照顾,这时也乐意帮他忙,只不过入本前多问了一句:“报了训练营?蓝雨?”

“当然。”许博远答道,“不然我还主动投敌不成?”

“主要是黄少天还能打很久……”远行客解释道,但他声音很快低了下去,最后莫名笑了声,说,“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你。想得到最好的剑客训练就应该去蓝雨,你选得对。”

许博远报名时根本没有想那么多,他也不解释,只说:“走吧,进本了。”

副本难度不算大,队里都是好友,一路聊着一路刷怪。许博远兴致很高,追着远行客讨教,对方也不藏私,就着手头的怪就开始比划:“除了手速之外,精度也很重要。要练也简单,比如这个,就只打头、只打头、只打头……”

大家都跟着试,队里的召唤师问:“小远,这个我怎么练?”

远行客顿了一下,笑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身边没召唤的朋友,也不好问。主要是战法都会练这个,打连突出血嘛……”

正讲着,远行客那边突然没了声,许博远以为他掉线了,“喂”了两声,就听那边断断续续的有个声音说:“你玩你的,别管我……咦?全在做限定练习啊?”

一阵杂音后,远行客闭麦了。

“怎么回事?”知月倾城问,“等还是打?”

“站会儿吧。把周围怪清一清,我继续试试打头。”许博远说。

就在这时,那面麦克风又开了,远行客喂了声,说:“不好意思,继续吧。”

他们就继续往前刷,由于不知道远行客边上那不知身份的人走没走,队里说话都不太敢讲私人的事,一时间有些沉默,耳机中只能听见技能特效音和小怪的惨叫声。远行客可能意识到了,时不时就出声活跃一下气氛,还聊了聊自己今天看到论坛里关于荣耀更新预言的楼。

突然间又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远行客不时“嗯”一声。这回离得远一些,许博远也听不清具体在说什么。

灯花夜之前上厕所去了,在副本里挂了一阵子,这时刚好回来,角色一动,奇道:“谁在说话?”

不过是趟日常本,打得状况百出。许博远叹口气,说:“小远那边来了个奇奇怪怪的人。”

远行客应该是听到了,一下子笑出了声,说声抱歉,安静下来专注打本。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打得格外认真,后半段用的时间比往常还短个五六秒,要不是前半段耗了太多时间,保不准会是他们队这个副本里最快的一次。

“还进吗?”出了图,远行客问。

“都行,看你。进我就去公会招人。”许博远答道。知月倾城的副本次数已经用光了,灯花夜也有事。许博远和远行客各剩了一次,他自己没有练级或者材料的需求,就是不知道远行客的想法。

“我没什么需求。”远行客说。

许博远等的就是这句话:“那……竞技场走起?”

“行啊。”远行客应道,突然说了声,“你等等。”又把麦克风关了。

过了一会儿他把麦克风打开,说:“约到了和大神打的机会,你要不要?”

“大神?”许博远疑问,“多大?”

“要多大有多大,所以要做好被虐的心理准备。”

“好!”一切为了训练营做准备,许博远现在只怕对手不够强,不怕被虐。

许博远开了个修正场的房间,密码报过去,不一会儿光芒一闪,远行客进来了。

许博远有些紧张,问:“换人了?”

对面“嗯”了声,说:“放松打。”语气很随意,没有许博远想象中大神的傲气。许博远深吸一口气,说:“好的。”操纵着蓝桥春雪就冲了过去。

远行客站在那里笑了声,等蓝桥春雪进入攻击范围之后突然出手。龙牙、天击、落花掌、圆舞棍……是不是所有战法都是这样起手的啊,许博远想道。

43秒后,蓝桥春雪悠闲地躺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悠闲,从头到尾连远行客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对方用的全是朴实无华的招数,最老套的连击、最常见的套路,从头到尾没有丝毫出人意料的地方,只是异乎寻常地快速、准确、稳定。

而且对方打得非常轻松,要不是被虐的是自己,许博远说不定会怀疑这是场表演赛。

“太厉害了!”他真心实意地打字赞叹。

“谢谢。”对面回复道。

许博远意识到对方没有马上就要走的意思,试探着问:“再来一局?”

“行啊。”

许博远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又冲了过去。

50秒后,对方说:“比上次好。翻滚时注意对面的预判。”

“好的,谢谢。”蓝桥春雪回道,“能再试一把吗?”

46秒。48秒。45秒。

远行客说:“手速要练啊。”

“我知道……”蓝桥春雪躺在地上回道,又点了复活,“再试试?”

49秒后,许博远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对面非常放松,甚至可能还放了点水,中途有一次,边打边拿自己做例子讲解给边上的远行客听,甚至有些他从未意识到的操作习惯,对方不过和他打了两三场,就分析得七七八八了。

对方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以至于他都有些习惯了。人们自有一番衡量事物的标准,可碰上了超出尺度之外的情况时,就只剩下了平淡而茫然的空白思绪了。

这回不等他开口,那边就先说话了。

“不打了,我先走了。”对方说,随后是一阵椅子拉动的声音,最后人声传来又隐隐约约的,“你继续,我去那边看看。”

那边窸窸窣窣一阵后,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还好吧?”

“挺好的。”许博远说,“我就是有点担心,万一训练营都这水平,我还过去干嘛?”

“不会。”远行客语气笃定,“那不可能。”

许博远问:“这大神……?”

“是个奇奇怪怪的人。”远行客答道,言外之意就是不愿说对方的身份了。许博远笑了声,也就不再追问了。

-C-

“许一问你有什么提高手速的办法,还有怎么预判别人的预判。”

叶秋倒在床上做眼保健操,吴雪峰才取完报回来,坐在沙发上挑着重点,把许一的信念给他听,队友们也都凑过来看。

“他还问你……”吴雪峰憋着笑说,“是不是全世界的战法都是龙牙起手。”

队友都在笑,叶秋也笑了:“这不好答啊。”

“叶哥就是半个世界的战法。”队友说,“记不记得上个月QQ访谈,记者问为什么战法天击之后一定要接落花掌,叶哥还问我们,有这个规定吗?”

“对对对,最后还是张哥提醒了才想起来,然后他说……”边上的人试图模仿叶秋口气,“‘不知道其他人,我习惯了,这俩我键位设置是连着的。而且好用啊,很好用。’”

吴雪峰问:“你也打算这么回许一吗?”

“嗯,就说方便吧。”叶秋说,“至于手速和意识,都只能靠他自己练,想提高就不能嫌练习枯燥。都懂吧?”

队友叹气:“知道了知道了,还有五分钟呢,马上去。你也快点。”

“好。”叶秋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外间去撑了个懒腰,才发现吴雪峰坐在沙发上看着信发呆。

“怎么了?”

吴雪峰回过神笑了笑,说:“没什么……我在想,等退役了回到网游里会不会被虐啊?许一的水平我们大概都知道,你看他写的,连续六次一分钟以内轻松被虐,四舍五入换我估计也要跪。”

叶秋问:“怎么又想起退役了……你看到老魏的新闻了?”

“是啊。”吴雪峰叹了口气,“上次见面还大言不惭地喊着再打五年让蓝雨称霸全联盟呢,转头又放出话来说要退役,连队长交接工作都做好了。”

“给谁了?方世镜?”叶秋也就瞥了眼新闻,没仔细看。

“嗯,夜雨声烦还是没出来。”

“有点突然啊。”叶秋评价道,顺便拉开了训练室的门走了进去。吴雪峰在外头站了会,还是推门进去了。叶秋坐在电脑前敲键盘,吴雪峰看了一眼,是QQ聊天界面。

他敲敲叶秋面前的桌子:“以身作则啊,训练。”

“我是队长。”叶秋理直气壮地说。

“做什么呢?”迟到的副队长问。

“和老魏聊天。”

很快,整个训练室都透过耳机听到了来自蓝雨前队长魏琛对叶秋的问候。

“看我干嘛,你们又不是不认识他。”嘉世队长镇定自若地把耳机摘了下来,“嘶,嗓门真大,耳朵疼。”

-A-

王有信看见张忠的神情,就知道是《问许一》的事。王有信是最先开始研究这封信那批人之一,但自从赵慎行质疑其真伪后,张忠就把工作接了过去,和赵老隔着报纸期刊你来我往吵得不可开交。

“结果下来了?”他问。

“嗯,在看……怎么回事,它也说是公元历2018年的!”

“会不会《问许一》真的是赝品?”

“别胡闹好吗,比正品年代还早的赝品?这就像‘仿清元朝花瓶’一样荒谬!我宁愿相信整个《与许一书》都是假的……”

“或者仪器出错了。”王有信安慰道。

“或者两台仪器都出错了,还刚好出了一样的错。”张忠说。

“那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张忠慢慢说,“有没有可能《与许一书》都是后期重新誊写的,而只有这份《问许一》是原件?这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发现它们的地方不一样。”他的眼睛越来越亮,“记不记得之前我们奇怪过,《与许一书》里的信年代都太近了,算来平均六天一次来回,也就是三天一封信。更别提还有很多信我们都找不到了,实际情况肯定要更频繁。当时就想过,21世纪初期物流行业刚刚兴起,价格不菲,不可能每次都用物流寄信;从价格考虑,挂号信也不太可能,毕竟有的信很短,说是便条也不为过,太不划算;可要是不用这几种方法,信又未免送的太快了……”

王有信理解了:“……但如果是后期誊写,就可以解释速度问题了:是有个人隔三差五誊一封。”

“就是这个意思!我想想,该怎么验证……”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