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畦

杂食,最近主更《廿一》。防走失,戳“目录”。增添了“个人说明”,关注前欢迎自行避雷。
所有我敢发出来的文章,望您斧正。

三十题-4.5.间奏【莫包】

题目……来自我自己。是因为无法将“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与“床单要蓝色还是绿色”直接串接起来而加的一篇糟糕物。

懒得起名字了,间奏转场什么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是一篇用于连接情节的。

人物走形挺严重的。不过好歹是挑明了(大概吧……)

-------------------------------------------------------------------------------

        包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受到惊吓一样。莫凡坐回自己的位置,面无表情地晃了晃鼠标,重新开始打荣耀。

        拥有着常人无法了解的脑回路的包子,以每秒十五帧的速度慢悠悠蹭到莫凡身边:“……真不疼了。”

        莫凡扫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难道是神仙?道长?”包子不解地自说自话,“怎么让你亲一下就不疼了?”

        包子这边话音刚落,莫凡便懊恼地意识到自己的莽撞,并且更加懊恼地意识到了心底抑制不住的无药可救的雀跃——他沉浸在自己的懊恼里面,以至于完全没发现包子藏在包子式发言底下的、一点也不包子的谨慎小心,以及没有藏好的快活满足。

        莫凡仍然没有接话。

        包子也就没有再说话。

        莫凡手下打着荣耀,却分了一半的心思关注身边意外沉默的包子。

        隔了一会儿,包子叹了口气,很短很轻,仿佛只是莫凡的错觉,又仿佛在重压下的喘的一口气。

        然后包子站了起来,推开椅子,深吸一口气,兴冲冲地喊:“鱼香肉丝!”打了鸡血般要往外冲。

        莫凡抬起左手拉住包子。

        包子看着他。

        莫凡张了张嘴,憋不出什么话。情急之下他放开鼠标,把右手手腕往桌沿上一磕,然后面不改色地把手伸向包子:“疼。”

        “……”包子目瞪口呆。

        “轮到你了。”

        实在是力度没掌握好,短短几句话的工夫,手腕上已经由白转为淡淡的红色,眼看过不了多少时间大概就会变成青紫的。职业选手对自己的手通常都很上心,像莫凡这样一个没话就伤了自己手腕找话题的,不说后无来者也是前无古人了。

        包子一把扯过莫凡的手(其间甚至还注意了放轻力道),鼓起腮帮子就开始猛往伤处吹气。

        莫凡依旧是冷冷清清的表情:“还疼。”

        多角度接收了暗示,包子终于醍醐灌顶:“知道了!”然后蹲下身,用额头顶住莫凡的手腕开始蹭。

        莫凡:“……做什么?”

        “仙气应该还没散光,有用的!”包子一本正经,“我吹不出仙气,但是我额头上残留了你的仙气啊。”

        如果莫凡不是莫凡而是其他哪一个“正常人”,大概已经开始咆哮了吧。仙气你个大头鬼。氙气你个大头鬼。

        然而这是莫凡,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莫凡。

        他抬手摸了摸包子毛绒绒的脑袋。然后曲起手指,极轻极轻地敲了下:“好空。”

        “什么?”

        “声音。”说着,他又敲了一下,“脑袋空的。”这暗示已经明显得不算暗示了,包子居然还能把它拐到其他地方去。

        他也就是说说而已。包子脱线,可是不是蠢——所以现在这是不敢相信?

        包子瞪莫凡。

        莫凡不带一丝情感地看着包子。

        然后包子垂下头:“……我才不傻。”抓住莫凡的手,微微颤抖地凑近自己,轻轻在嘴上碰了一下。

        虽然莫凡就是这个打算……可是这一刻,他还是觉得眼前有绚烂的白光,仿佛很久以前做的一个梦,梦见千万颗流星就在自己身畔划过,携带着巨大的盛大的欢喜失措光芒热量呼啸而过。

        他手臂不受控制地轻轻发颤,面无表情地推开椅子,和包子一样蹲了下来,随后伸出手搭在包子的肩上,靠过去亲了亲对方的嘴角。

        包子迷迷糊糊的也想起了自己做过的梦,梦里有堵高高的灰色的墙,墙的那边静静地飘来云朵样的柳絮以及星辉样的光点。他痴迷地望着墙的另一头,却无法靠近。莫名其妙地,他蹭到墙脚把头靠在了墙上,然后他听到了另一头传来低沉的巨大的温柔的响声,一声一声,极有节奏,仿佛隐秘的心跳。

        墙塌了。然后他就醒了。这个梦早不知被他埋在记忆的哪个旮旯里,今天却不知为何重新想了起来。

        大概是心情和当时看到墙塌了时一样?困惑而茫然不知所措。包子脑子含含混混地闪过一句极有条理的推论,然后就彻底短路了。《论confuse与fuse的关系》,混沌中他记起了曾经在安文逸的qq群里看到的一句讨论,然后这难得高大上的思绪就在他迷宫般的脑回路里迷了路,换上了不管不顾的喜悦。

        包子抬起手,按住自己肩上的手臂,接着冒冒失失地把脑袋撞到莫凡的颈窝里,在那里安心地蹭了又蹭。当他抬起头时,他已经咧开了大大的傻里傻气的笑容,用一种此生就买了一张彩票偏偏撞上了头等奖项的姿态,同样亲了亲莫凡的嘴角。

        然后包子就看到莫凡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跳动着喜悦的火焰,明亮得包子感到了灼热。莫凡垂下眼帘,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极浅极浅的近乎不存在的笑容。

        莫凡站了起来,顺便把包子拉起,然后动作僵硬生涩地抱了抱他。

        门外传来老板娘收拾碗筷的声音,叶修懒洋洋的说话声,方锐挑衅的拌嘴声,魏琛唯恐天下不乱的煽风点火声,乔一帆轻快的半看热闹半真心的劝和声,罗辑虚心讨教的提问声,安文逸低低的笑声……

        真好。莫凡想。包子。兴欣。

        荣耀。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