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畦

杂食,最近主更《廿一》。防走失,戳“目录”。增添了“个人说明”,关注前欢迎自行避雷。
所有我敢发出来的文章,望您斧正。

三十题-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莫包】

 题目来自渣浪@以赤_淹死在大西洋里

冷cp警示+三大常规

       “唔嘛。”

       没了。








        别打我!正文还没开始呢。

-------------------------------------------------------------------------------

        包子的心情有点微妙。

        今天上午训练时,他意识到因为自己昨天夜里没睡好,手上的2G速度操作完全跟不上Wi-Fi一样的大脑。——幸好还不至于掉线。他安慰自己,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个操作失误,把包子入侵跌到了悬崖下面。

        他悲伤地敲了敲键盘,回到了训练的起点,期间还顺带着仰望了下正在和老魏一同坑蒙拐骗一家不知名公会的老大,同时瞄了眼坐在斜对面的莫凡。

        莫凡依旧是一张死人脸,但现下专注地盯着屏幕,手下散碎却有节奏地敲击着键盘……应该是已经完成训练,开始一日一拾荒了?正在紧张处吧?一小绺头发垂了下来挂在嘴角边,嘴角不快地抿了抿却没顾得上管它……长了点该剪了。

        就算是很久没有理发,发梢已经几乎碰到肩上了,莫凡看起来仍然是清清冷冷的机器人样。然而就是这个冷硬的莫凡,耳朵却很柔软,虽然皱着眉头,但总会把包子的话听完。

        包子发现自己站在莫凡面前时,条理似乎都比在其他人面前时清晰,就像四处乱撞的飞蛾,在火光面前突然就有了方向。包子充满好奇地观察着莫凡,他的喜好,他极强的爆发力,他看见高端材料眼里闪亮,他对团队磕磕绊绊的适应,他极高的天赋和领悟力……他沉默的表现,他对荣耀的热爱,他各式各样点点滴滴的小癖好。

        面对目光冷漠却又暗含着理解的莫凡,包子原本肆意奔腾的海水一般的思维,就像遇见了摩西向海伸杖,敬畏地退去,水便分开,海成了干地。他越观察他,就越着迷。我遇到了一个神,他想。

        包子一边坐着训练,一边分着心长久地盯着莫凡,终于莫凡被看得受不了了,抽空瞟了他一眼。包子手下一顿,包子入侵成功地再次跌下悬崖。

        唉。包子把键盘一推,冲着叶修那里嚷了一句:“老大,我睡个觉再训练!”叶修那头正忙,嗯嗯应了两声,包子哐地一声把脑袋砸在桌面上,趴着就睡了。

        醒时是被乔一帆轻声说话吵醒的。故意压低了声音,不知道是在和谁讲话,迷迷瞪瞪也听不清:“睡这不好……叫醒吗……”包子迷糊着,也不想起来,就继续趴着。

        有极轻的脚步声远了。脚步声又近了。肩上一重,该是有床毯子盖了上来。

        小乔?他想。不,罗辑小弟吧。这是自己的被子呢。

        包子趴在桌上假寐,突然觉着桌板硌得很,左手臂也麻了。玩心一起,他“哇!”的一声大喊,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脑袋“嘭”地撞上了罗辑的下巴,两人同时惨叫。

        罗辑愤愤地瞪了包子一眼,捂着下巴回屋睡去了。包子则捂着额头愣在原地,直勾勾地盯着还坐在他斜对面打荣耀的莫凡。

        “你不困吗?”包子兴冲冲地问莫凡,说话间不知道又牵动了哪一块儿,捂着额头继续抽冷气。

        “还好。”

        “嘶——罗辑小弟的下巴好硬啊。”

        “很疼?”

        “是啊。”包子莫名的有点委屈,绕行到莫凡身后,抓着椅背把自己的下巴往莫凡头上一磕——咚!

        包子捂着下巴,蹲在地上对扭头瞪着他的莫凡含含糊糊地说:“就是这么疼。”

        “……”莫凡和包子大眼瞪小眼对瞪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又扭回头去打荣耀了。

        偏偏包子还蹭上来,右手捂下巴左手捂头:“你不疼吗?”

        “疼。”莫凡眼睛都没向他的方向偏一下,仍然盯着屏幕里的荣耀。训练室本就暗,又已经入夜了,整个房间就这一个屏幕亮着光。光擅长玩些奇妙的游戏,比如这个夜里,莫凡眼中闪烁着的明明是屏幕的光影,包子却鬼使神差地觉得还含着一些吃痛的生理性泪光。

        于是他凑到莫凡身边,学着自己小时候外婆做的那样,对着莫凡的头顶吹气:“吹吹就不疼了……”

        莫凡那头恰巧结束了战斗,扭头看着包子,鲜有地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包子自己疼得眼泪汪汪的,还在那里鼓足了劲小心翼翼地给莫凡吹着。莫凡说:“不疼了。”

        包子眉开眼笑:“真不疼了啊?那你给我吹吹。”说着就坐到莫凡边上的椅子里,一脸期待地望着莫凡。

        莫凡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讲,探过身去敷衍了事地帮包子吹了吹。

        包子摸摸额头,眉毛耷拉下来:“还疼……”

        莫凡想了想,凑过去认真的吹了几口,坐回来看着包子。包子感受了一下:“好像好点了……但还是疼。”

        “……”莫凡伸手按了按包子的额头,包子又是“嘶”的一口冷气。电脑太久没有动,自动关了屏幕,暗了下来。

        街灯也很暗,光透过窗帘缝渗进来,仿佛穿过浓重的黑暗而疲惫不堪,却仍微微放光,就好像星芒经过了漫长的旅途,映入我们的眼中。

        莫凡挑开了包子的刘海,凑过去亲了亲,念咒语般低声念着:“亲亲就不疼了。”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