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畦

杂食,最近主更《廿一》。防走失,戳“目录”。增添了“个人说明”,关注前欢迎自行避雷。
所有我敢发出来的文章,望您斧正。

【叶蓝】等闲(中.998046875)

叶修无奈地叹口气。行,不说就不说吧,不过有件事要先处理一下。

什么事?

叶修敲敲桌子。兄弟,白狼毫呢?

往后的日子流水一般过。许博远本以为自己与叶修关系改变后,会有很多要适应的麻烦事,谁知最终他最不适应的就是两人之间没什么变化的相处方式。

没有短信,没有电话,没有昵称。他和叶修抱怨过一次,说,还不如虚拟男友来得贴心。

叶修一愣,问,你认真的?真要我天天跟你玩情话?

许博远谨慎地考虑下,脑补出的场景以及由此产生的鸡皮疙瘩让他的脑子立刻开始反悔自己说的话。我错了,他沉痛地说,你就现在这样,挺好的。

你要想听我现在就可以说,正视内心把握机会啊。叶修劝他。

不听不听不听!许博远真被吓到了,担心自己解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封印。

哦,好吧。叶修很失望的样子。百度出来了不少呢。

许博远:……

我刷怪升级去了。许博远说。

哈哈,去吧,现在千波湖不会有人捣乱了。叶修说。

之前捣乱的是你吧!许博远毫不犹豫地呛了一句回去,退了QQ回到荣耀界面。刚刚他一面和叶修聊着,一面看见会长群里在讨论零点时怎么阻止君莫笑去抢千波湖的副本记录,始终觉得很微妙。倒不是觉得自己背叛了会长队之类的——天知道各大公会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聚起来的,更大头的好处就可以立刻挑拨开——而是仿佛自己守着一个隐秘的宝藏,在别人讨论如何探险时,自己抚着龙脊清点财富。

他无意掠夺这财富,也无意助他人来掠夺。他是人形的巨龙,藏匿着自己的爱物。

转眼间近了两月之期。许博远依旧是每天同叶修聊天,与君莫笑扯皮,和中草堂互怼再争争副本记录。

说来奇怪,他俩没确定关系时,许博远日日想和叶修打感情牌,如今两人一个晚上的闲聊时间就比过去一月要长,可许博远再没提过。

叶修有次问,怎么不提友情价了?

许博远一愣。你想打折你就打啊,专门要我提出来干什么?

这不是……叶修摸摸鼻子,笑了,这不是想听你求我吗。

什么见鬼的趣味。许博远鄙视他。

你不懂,叶修说,就是想你过来找我,然后趁机展示下自己多厉害。

想敲我蓝溪阁直说,最近可是一次材料都没拖。

叶修就没说话了。

几分钟后许博远突然悟了:靠,你不会是打算靠这个刷我好感度吧?

嗯,打算开个小号过去,不拿君莫笑,刷个别人看不出名堂的记录。叶修承认道。不打算收你材料的。

在商言商,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叶修你怎么搞的,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说,工作和生活不要扯一起去!许博远炸了。

哎反正价格都是我定啊,我这是无本生意,关系好给少点我还是赚的。

你今天不收我材料,明天是不是蓝溪阁就要给你开后门?后天蓝溪阁干脆退出第十区了?

许博远也不知自己最近怎么了,只要和叶修说话,就觉得对方句句都藏着不可见人的心思,偏偏叶修近来脾气好得不像话,总是喜气洋洋的,他便更看对方不顺眼。

这样不对。许博远懊恼地抓抓头发,内疚地看着叶修,说,你别在意,我不是这个意思……唉,最近特别烦,简直见鬼。我的错,你别多想。

他这边颠颠倒倒地说着,叶修在屏幕里却笑了。网络的延迟使这个笑慢慢展开来,带着风吹开云霾的从容。

你别怕。叶修笑着说。我也紧张着呢。

啊?

见真人啊。我现在想到你后天就过来,吓得觉都睡不好,老梦到自己起晚了没赶到机场。

就像输入了一句正确的指令,许博远突然间平静下来。

你想让我找你说话,就是因为紧张?他叹口气。你无不无聊啊?

有这方面原因。叶修说。还有是都没送过你什么,追人追的不到位,万一你事后清算,我这话不好说啊。

许博远扯开眼看着自己的鼠标垫,半晌说,送什么礼,敲了我那么多材料,不还是给你拐了吗。

一会儿没听到回话,许博远抬眼看屏幕,见叶修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眼睛亮亮的,说不出的神态。

看什么看!许博远一拍桌子,哑了吗,说话!

噗!叶修在那边笑到了摄像头外边,许博远就看到一张空落落的椅子,耳边却全是叶修的笑声,笑到后来还被口水呛了,边笑边咳边喘着气。气得他摘了耳机往桌上一扔,自己去厨房泡茶喝。

等他回来的时候叶修又在镜头里了,大概是在打荣耀,凝着目光,满脸专注。许博远一言不发把耳机戴上,自己抿茶喝,也把视频缩成小窗,去逛荣耀论坛。

回来了啊?他看了两三个贴后,叶修突然问。

嗯,有一阵了。在干什么?

荣耀。H市这边有点冷,你过来多穿点。

嗯,好。你要冷就去泡杯茶。许博远应道,依旧看着论坛。

没杯子啊。叶修说。模模糊糊地他边上传来个女性声音,问“跟谁说话呢你”,许博远就看着叶修笑了笑,侧头跟镜头外面的人说,绝色。说完还瞟了眼屏幕右下角,想是把视频窗缩在那儿了。

靠这破号的名字是公会给的啊。许博远郁闷。

挺好的。叶修说,看着右下角又笑笑。

晚上许博远一边刷牙一边又想到这段,吐了牙膏漱漱口,自己对着镜子看了挺久。

哪里挺好的,他有自知之明,自己长相平平,算不得丑,但顶多夸一句干净爽眼,连好看都是别人加了人情分的称赞,根本称不上绝色。君莫笑这睁眼说瞎话的老骗子。

躺在床上时他都在想今天视频的事。一会儿想每天视频这么久,怎么不说叶修,自己也紧张得不行;一会儿想H市冬天很冷吗不是江南吗;转念是他都在兴欣干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杯子;睁眼再闭眼,眼前换成叶修说“你别怕”时笑起来的样子;最后反反复复回放着自己说完给他拐了后,那挑着眉、稍带狡黠的神情。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入睡了。

第二天许博远起来就把裤子换了,看着洗衣篮懊恼到不行。

怎么会喜欢成这样,真是活见鬼。

叶修又提起来帮蓝溪阁友情刷一次副本,本意是什么材料都不要的,全当送个记录,昨天见他那么大反应,今日改口说,意思意思给点稀有材料当工费也不拒绝啊。

许博远叹口气,问,你是不是琢磨这事挺久了啊?

是啊,不然老觉得我是欺负人。叶修也叹口气。

可是叶修,许博远说,你建这个兴欣公会的意思,就是以后还打算组战队回职业圈对吧?

他和叶修很少会在晚间两人聊天里提到公会战队的荣耀事务。许博远一早就打算好工作生活分开的,要讲到荣耀,他们也顶多是谈谈哪个副本里什么职业的什么技能有奇效这类攻略讨论性质的话题。

你如果打算组战队,兴欣公会肯定是你们的后援,就像我们蓝溪阁是蓝雨的后援一样。你过来帮蓝溪阁刷记录,自己什么都不要,就相当于送了我们一波人气,自己还丢了一批稀有材料,你知不知道?到时候和蓝雨赛场上见,一看装备不如人家,可能缺的就是哪次给蓝溪阁记录时的材料,想没想过?

他说到最后,眼眶都有些热。觉得叶修这般不容易,还心心念念想着找补给自己个副本记录,万一遇上的不是自己,而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可不就把前路一寸一寸烧掉了吗。

叶修,许博远用自己最郑重的语气看着屏幕说,我之前不想和你在这个时候谈荣耀,就是因为我们太容易走到对立面去。我希望你也可以有这个意识,我是我,蓝溪阁是蓝溪阁,你不要……你不需要因为我而对蓝溪阁有什么特别对待。

他看着叶修先是稍稍惊讶,随后就露出无奈又好笑的表情,但自己不管不顾地说下去后,叶修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地听着,垂着眼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博远坐在位子上,等着叶修说话。

你想得有点多。叶修摇摇头,接过话来,头一句就气得他觉得自己好心都被当成了驴肝肺。

靠!许博远骂了句,还是舍不得就这样走人,皱着眉等他说下去。

叶修笑了起来,说,不过谢了。

小蓝。他换回荣耀里的称呼,声音却比游戏里柔软了许多。不用太担心,兴欣可以的。游戏嘛,开心罢了,想给蓝溪阁刷记录,也就是想逗你开心而已。是我没考虑全,多亏你了。

许博远把眼一闭,心说真要命。睁开眼便憋不住笑意了,索性笑着,那说好了,公归公,私归私。

说好了。叶修说。这下好了,明年把蓝雨淘汰出去也不怕你跟我翻脸。

谁淘汰谁还说不定呢!蓝雨肯定是冠军!许博远怒。

等着瞧吧。叶修笑。赌不赌?

赌什么?

就赌这个赛季吧,第八赛季。

好,我赌蓝雨是冠军。

我赌蓝雨不是冠军。

不行,你必须选个战队赌冠军!联盟十个队,你就来句“不是冠军”,太不公平了吧?

小许同志,你这表现太让蓝雨寒心了吧?你看蓝雨要不然是冠军,要不不是,你要是觉得不公平,意思就是自己都不相信蓝雨夺冠的可能性过半,还赌什么?作为蓝雨的粉丝,蓝溪阁工作人员,你居然就这么不相信蓝雨?我鄙视你!叶修义正辞严地说。

许博远泪流满面。这番鬼扯,怎么听起来这么有道理来着?

评论(21)

热度(165)